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

禽流感資訊越透明 愈有助於防疫

資訊愈公開愈有助於防疫,也有助於後續管理精進。

文‧朱淑娟 2017.2.18

今年2月爆發會禽傳人的H5N6亞型高病原性禽流感以來,農委會雖然從17日起採取七天禁宰禁運的高規格防疫措施,但在資訊提供上卻相當低規格,有的甚至還說錯,最明顯是有關排除白肉雞不必禁宰禁運的說法前後不一。呼籲農委會應匯整相關單位訊息,而且充分、正確揭露,才有助於防疫。

農委會於16日的記者會中說明排除白肉雞的理由是:「白肉雞多數是安全飼養環境,而且到目前為止並沒有檢出高病原性禽流感。」之後有學者質疑這將出現防疫漏洞,農委會於17日再度舉行記者會,但說法又跟之前不同。

農委會防檢局局長黃㯖昌說:「2015年禽流感爆發時,撲殺1004場中有35場是白肉雞,比例約3%,風險相對非常低。」而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對於風險低的說法是:「白肉雞的蛋雞場,我們監測的抗體完全是陰性。」

但經查,2015年爆發嚴重禽流感疫情時,112日台南市鹽水就有一個白肉雞場因雞隻出現高死亡率採樣送檢,結果檢出「H5亞型禽流感病毒陽性」後立即預防性撲殺,周圍3公里加強監測,之後確診感染H5N2禽流感病毒。

當然那年相較於其他禽類,白肉雞場出現高病原性禽流感的比例較低,但並不是沒有、也不是零風險,關於這點,農委會可依事實說明風險評估及決策依據是什麼,而不是提供錯的說法,且不斷強調「我們的決策有堅實依據。」

這波爆發高病原禽流感的,83%是非開放式飼養

另外一個農委會表示白肉雞風險較低的理由是「白肉雞多數是室內飼養」,但室內室養真的比較安全嗎?那可不一定。依據聯合國遷徙物種公約(CMS)、聯合國糧農組織(FAO)共同召集的「國際禽流感與野鳥科學小組」,於2014123日針對高病原性禽流感H5N8疫情發表的正式聲明,指出:

「高病原性禽流感H5N8疫情,最主要原因還是集約化家禽養殖,以及相關的運銷體系有關的人為因素。而病毒可能起源於家禽,擴散到野鳥再反傳家禽。」

而且,依農委會統計到218日為止,總計24個禽場檢體驗出高病原性禽流感(其中6場驗出H5N6),有20個場屬於「非開式飼養方式」,反而比開放式飼養的場還多,防檢局之前說感染禽流感的主要原因是開放式禽場,但從這波疫情的統計資料來看,顯示不一定如此。

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,雖然目前的政策是採「非開放式飼養」,但一個政策不可能適用所有禽種、或所有季節。每年禽流感影響期間約在1~3月,國內很多家禽飼養場在500隻以下,要採取密閉或開放式飼養,等防疫告一段落之後會再檢討,而方向是,畜產管理絕對要跟防疫結合。

而究竟這波禽流感疫情因何而起、又如何傳播,就可藉由資訊公開找出可能的答案。包括公佈有多少業者主動通報、都是那些禽類、位於那些地點、周圍1到3公里還有那些場。還有多少是官方在養殖場、屠宰場主動監測、結果如何。而檢出禽流感病毒養殖場的養殖型態是什麼,那些場被撲殺、送到那裏處理、疫情接觸的人數及健康狀況等等

2010年台灣爆發禽流感時,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曾向農委會申請相關資料,被以「公務機密」為由拒絕提供。研究會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提起訴訟,2012年農委會坦承當時檢出H5N2高病原性禽流感病毒。後續立法院成立調閱小組,發現台灣早在2003年就發現低病原病毒,隨後病毒變異甚至在地化。如果當時資訊能公開,除了可檢視防疫措施正確與否,也可釐清病毒株演化的關聯性。

但農委會到目前為止在記者會中提供的資料都相當簡單,除了簡單的說明,相關統計數據都沒有詳細提供。反而禽肉市場的供需說得很清楚,這當然也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「防疫」,更應該充分資訊揭露,才有助於防疫。


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

禽流感防疫應有更遠大的目標

 H5N6禽流感病毒已跨越5縣市,農委會宣布17日起家禽禁宰禁運一周。
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2.17

H5N6亞型高病原性禽流感已跨越五縣市,由於有禽傳人的風險,農委會主委林聰賢16日宣布採高規格防疫,從17日零時起全國禁宰、禁運家禽一周(白肉雞、洗選蛋除外)。七天禁宰令結束後,鴨隻要經檢驗禽流感且呈陽性才可以上市屠宰。這是有史以來因應禽流感疫情,實施最長時間的禁宰、禁運令。

然而,台灣從入冬到春時節幾乎年年爆發禽流感,而且每年都有不同亞種出現,禁宰、禁運、撲殺都只是短暫避免病毒擴散的方法而已,並無法因此消滅病毒。2015年禽流感病毒最嚴重時撲殺了540萬隻家禽,也禁宰、禁運過水禽,但之後兩年禽流感還是年年發生。因此,防疫應有更遠大的目標,那就是消滅禽流感病毒,而這絕不是只靠短時間的禁宰、禁運、撲殺就能辦到。

更何況這次禁宰、禁運令也出現漏網,排除白肉雞,這主要的考量是禁白肉雞對經濟及民生衝擊過大,這點可以理解,因為這是風險選擇的問題。但防檢局解釋未禁的理由是「因為白肉雞多數室內飼養,且到目前為止並未檢出高病原性禽流感」就並非如此,另外還排除洗選蛋,這都讓禁宰、禁運出現防疫漏網。

而農委會直指病毒來源是候鳥的說法也太過簡略,過去許多學者都提過,其他可能性還有留鳥、走私鳥、走私疫苗、甚至是本土禽流感病毒基因突變。因此防檢局認為「只要把家禽關好」就能避免禽流感病毒的說法也太簡單。

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

廢水回收再利用 因應未來缺水危機

 2017322世界水資源日,呼籲廢水回收再利用。(圖:unwater.org)
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2.14

322日是聯合國「世界水資源日」,今年的主題是「廢水」,強調廢水回收再利用,是因應氣候變遷下缺水危機的有效手段。台灣已經不是年年多雨的國家,不時出現枯旱,春雨更是年年告急,應更積極看見廢水回收再利用的優勢。

依聯合國提出的報告說明,目前世界人口72億,預估2030年成長到85億,七成人口將居住在都市,用水也將成長五成,然而可供應的水源卻遠遠不足。倚靠老天爺賞水,把水用完就排掉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現在想的是如何把用過的水回收再利用,隨著廢水處理技術愈來愈好,廢水回收也漸漸受到重視。

水是永續之母,有穩定的水才能維持都市正常運轉,同時提供農業、工業發展、以及綠色就業機會。在這種氛圍下,過去被視為負擔、只想快點處理掉的廢水,從「廢棄物」搖身一變成「資源」,且被視為解決缺水危機的一盞明燈。

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

快開學了 許厝學童該去哪上課?

  環保團體在國健署前抗議,捍衛學童的健康權。

原文刊登於《信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 2017.2.8

去年九月,雲林縣麥寮鄉橋頭國小許厝分校61名學童,為預防六輕VCM排放汙染,遷到距離六輕較遠的橋頭本校上課。隨後國衛院、環保署繼續採樣尿液、空氣監測,7日結果出爐,檢測值雖都符合標準,且VCM的致癌風險10-7,低於一般可接受的風險10-6,但VCM風險仍然無法排除。基於對小孩風險應採取更高標準原則,應讓學童繼續留在距離六輕較遠的橋頭本校上課。

20139月,許厝分校學童遷入距離六輕VCM900公尺的新校後,因為擔心學童受工廠VCM汙染,國衛院與台大公衛學院合作進行三年研究計畫,採樣學童尿液中硫代二乙酸(TdGA)濃度,用來評估學童體內VCM暴露情形。

研究顯示,許厝分校學童尿液中TdGA濃度高於其他四校學童,TdGAVCM的代謝物,TdGA濃度高的原因不必然只有VCM,但也不能排除。加上在檢測的多所學校學童中,距離六輕VCM廠最近的許厝分校學童TdGA濃度最高,六輕VCM廠成為無法排除的汙染因子,自此展開許厝分校學童的遷校史。

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

落實動物收容零安樂,需要更多行動支持

 零安樂上路、很多事沒準備好,還需要很多努力。

原文刊登於《風傳媒》

文‧朱淑娟2017.2.7

26 日起台灣動物收容所禁止人道安樂(撲殺),這是對收容動物至高的人道宣示,但要實現這個人道精神,擺在眼前的路卻萬般艱難。一個數字就能解釋為什麼,兩年前修法通過至今,進收容所的動物數量並沒有減少,當前端總量沒降下來,後端又禁止安樂,這對工作人員或收容動物,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。

6日農委會舉行記者會慶賀這個人道時刻的來臨,還有兩隻可愛狗狗陪著照相,看起來像個嘉年華會。而台灣走到這一步也的確很不容易,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提到,1998年《動物保護法》通過前,各縣市處理收容動物的方式極為殘忍,當時捕捉流浪動物由清潔隊員負責,收容中心也就近設在清潔隊旁。簡單講,那時的流浪動物被當成垃圾,「處理」的方式跟觀念亦同。

隨著動物保護法實施後,動保團體引進人道安樂、TNR(捕捉、絕育、放回)源頭減量觀念,並要求縣市成立動保機關,由動保人員而不是清潔隊員捕犬,一點一滴的努力才讓動保政策跟上來。關懷生命協會執行長何宗勳說:「我們對同伴動物的稱呼從畜牲、動物、寵物到毛小孩,這表示動保意識有很大的提升。」